您的当前位置:OK新闻网 > 社会 > 正文

西部陆海新通道折射中国对外开放布局 西部地区“C位”出道?

  南宁1月24日电(记者 杨陈)继中欧班列之后,经过三年多培育,西部陆海新通道如今已成为一条成熟的国际贸易通道,让深居内陆腹地的中国西部与世界串联,迎来对外开放新希望。

  由12个省(区市)组成的西部地区自然资源丰富,市场潜力巨大。但由于自然、历史、社会等原因,经济发展相对落后。

  2000年实施的西部大开发为该地区打开对外开放之门。彼时当地以建设青藏铁路为契机,修建多条沟通东西部通道的铁路线。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地持续改善,为扩大对外开放打下基础。

  2012年,中国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。西部地区作为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和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的重要组成部分,开始在中国对外开放舞台上“首秀”。陕西、宁夏、新疆等省区举办的国际性博览会也将市场瞄准了中亚、西亚以及欧洲。

 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宝通认为,国际性展会的举办显示出整个内陆地区发展思路的升级。“西部内陆要成为改革开放新高地、实现经济转型,既要向东、也要向西。中欧班列的开行,也为西部开拓了欧洲及‘一带一路’沿线各国更广阔市场。”

图为2020年北部湾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突破500万标箱。资料图 俞靖 摄

  2017年由中国西部省份与新加坡合作打造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,使西部地区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。

  西部陆海新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,以广西、贵州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等西部省区为关键节点,利用铁路、海运、公路等运输方式,向南经广西北部湾出海。

  “有了这条陆海新通道,我们从东南亚采购水果新鲜又便宜,成本降低近三成,可以更快地运输到国内市场。”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总监陈向说。

  物流提速离不开西部陆海新通道海铁联运的护航。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韦韬介绍,自2017年海铁联运开通以来,北部湾港已常态化开行至陕西西安、四川遂宁等西部省份的5条班列线路,辐射范围覆盖西部7省23市49个站。2020年开行4607列,较2019年实现翻倍增长。

  “海铁联运班列开通后,铁路运费大幅下降,企业利润空间增加,运输效率也提高了。”广西港青油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波称,相较于班列开通初期,铁路车皮随报随有。2020年以来,申请车皮已需要排队,“货物运输量增大,铁路车皮紧俏,大家都在抢。”

  西部陆海新通道实现中国西部地区与东南亚快捷联通,使西部工业基础与东南亚成本优势形成互补,同时实现西部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以及西部大开发、长江经济带、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战略交汇对接,充分激发了西部开发开放潜能,带动经济快速增长。

  截至1月21日,中国已有18个省份公布了2020年经济数据,其中西藏和贵州分别以7.8%和4.5%在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上领跑全国,重庆、甘肃、四川等亦名列前茅。

  西部地区的快速发展也体现在沿线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劲增上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广西北部湾港(本港)集装箱吞吐量年均增速保持在25%以上。2020年,北部湾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达到505万标箱,同比增长32.2%,增速稳居中国沿海主要港口首位,集装箱吞吐量跻身中国沿海港口前10名、世界前40名行列;海南洋浦港2020年集装箱吞吐量也首破100万标箱。

  西部陆海新通道跨境陆路运输频次不断加密,广西至越南、泰国、老挝、柬埔寨4条跨境公路班车运输线路实现常态化开行,通道物流规模大幅增长。

  当前,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未来五年发展规划纲要体系和《陆海新通道国际合作规划》编制工作已基本完成,旨在进一步发挥陆海新通道作用,协调推进国际合作,推动更多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受惠。

  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黄文川表示,当地将不断提升西部陆海新通道开放合作水平,推动国内国际各方深度参与通道建设。依托北部湾国际门户港,强化与新加坡、越南、泰国等国家在港口、物流、信息等方面的合作,推动并参与构建中国—东盟多式联运联盟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