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OK新闻网 > 港台 > 正文

没有人比台湾人更懂放生

  

  

  广西桂平,略显浑浊的河面上,穿着救生衣的男男女女们一边虔诚唱着佛经,一边将手中的盒装纯牛奶泼洒出并不优美的弧度。

  

  你可能上个月在社交网络上看过这条新闻——一场针对牛奶的放生活动。

  保质期长达半年的盒装牛奶肯定没有料到,经历过超高温灭菌处理,连所含微生物都死得不能再死的自己,有朝一日竟然也会被放生。

  所谓的“资本主义倒牛奶”,背后蕴藏的是基本的宏观经济学知识,那么佛教信徒放生牛奶,图的又是个什么呢?

  从“放生牛奶”这条线索出发,追本溯源,不难发现最早的有记录的放生牛奶行为来源于台中南屯区,那是今年的4月,几位阿姨拎着罐装鲜奶咕噜咕噜往河里倒,旁边还挂着蓝底金身的佛像。

  

  据当地新闻报道,这样的“放生”活动大概每两周就会举办一次,主角以牛奶、鲶鱼为主,而她们之所以要这么做,主要是为了给台湾疫情祈福。

  这份本该在暗中进行的“祈福”暴露在公众视野之后,台中政府最终为心系疫情的一众信徒带来了三个“惊喜”:

  第一个是《台中市放生保育自治条例》,因未申请获得放生许可,可处2到10万元罚款。 第二个是《野生动物保育法》,因该放生行为可能对生态造成威胁和影响,可处最高250万元罚款。 第三个是《水污法》,因向水中倾倒牛奶涉嫌污染水源,可处3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罚款。

  1

  放生这件事上,大陆向台湾“偷师学艺”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  我们都知道事物的发展讲究一个循序渐进,放生的进化轨迹也是如此。举个例子,早在放生牛奶之前,放生矿泉水就已经商业化了。

  2018年,天津永乐桥边,成箱成箱的矿泉水摆放整齐,伴随着一声“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”唱出,《大悲咒》响起,身着黄色背心的人们拧开瓶盖,齐齐将水撒入河中。

  

  河边挂起的神像揭示了这些人的身份。他们信奉的是发源于台湾的“中华国际大悲咒水功德会”,图中的这位法师即功德会会长,宽如法师。

  

  放生矿泉水能有很多种解释,比如说《毘尼日用》曾提到“佛观一碗水,八万四千虫”,以数量记的话,倒瓶水赚取功德的效率比放生什么鸟、鱼高了不知道多少。

  但对“中华国际大悲咒水功德会”这个组织来说,放生矿泉水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放生的不是普通矿泉水,而是用《大悲咒》加持过的矿泉水。

  这里就不得不提功德会的创始人宽如法师了。

  打开百度百科,根据文字描述,你会发现宽如法师是个加诸多名誉于一身的佛教人士。

  

  但这不过是呈现给凡夫俗子的表象,只有真正拜读过大师著作,受过大师指点的人才明白,宽如法师实为观世音菩萨钦点的“救世主”,持大悲咒水普度众生更是菩萨亲口叮嘱。

  

  至于这大悲咒水包治百病,消灾解难,乃至于死后保送西天极乐,自然也不必多提。

  

  据说是宽如法师在东北鹤岗讲法时从天而降的舍利

  按理来说,这个所谓的“中华国际大悲咒水功德会” 爱谈怪力乱神,更兼吹嘘会长受观世音指点,是佛教术语中典型的“附佛外道”,即附会佛教,打着佛的幌子的非主流教派。

  但俗话说万事最怕“坚持”二字,这大悲咒水从2008年放生到2018年,来自台湾的宽如法师终究是一步一个脚印,在大陆站稳了脚跟。

  

  2